公司股東非法占有他人股權是否構成職務侵占罪

 來源:民主與法制時報 發布時間:2019-09-29 10:33:50 點擊數:
導讀:  2006年2月范某等四人以實物出資成立A有限公司并分別擔任A公司股東。2008年7月范某在股東梁某不在場的情況下,與其他股東一起偽造梁某在股東會決議、股權轉讓協議上的簽名,將A有限公司各股東股權分別轉讓給B有限公

  2006年2月范某等四人以實物出資成立A有限公司并分別擔任A公司股東。2008年7月范某在股東梁某不在場的情況下,與其他股東一起偽造梁某在股東會決議、股權轉讓協議上的簽名,將A有限公司各股東股權分別轉讓給B有限公司,范某擔任B公司的經理兼執行董事。2010年3月范某以A有限公司名義將采礦權、施工權以14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黃某、岳某,黃某、岳某支付給范某350萬元先期轉讓款。該款項被范某占為己有,被范某非法轉讓的、原屬于梁某的股權價值81.655萬元。

  范某的行為該如何定性?存在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其構成職務侵占罪。第二種觀點認為,范某不構成職務侵占罪,即便納入刑法規制,也應以侵占罪這一自訴犯罪處理為宜。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首先,從職務侵占罪的構成要件看,犯罪對象必須滿足“本單位財物”這一要件,股權不屬于單位財產。職務侵占罪是指公司、企業或其他單位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的財物非法占為己有,且數額較大的行為。其具體行為方式主要指以侵吞、盜竊、騙取或其他手段非法占有本單位財物。由此可見,“本單位財物”是職務侵占罪的本質特征,也是區分本罪與其他財產犯罪的重要依據。但股東股權和公司財產涇渭分明:一是依據公司法,股權不是指股東的出資財產,而是指股東因出資獲得股東資格而對公司享有的權利,屬于股東的個人權利。二是股權不屬于公司財產。股東出資義務履行完畢后,公司獲得上述財產的所有權,股東因此獲得股權,并喪失對前述財產的支配。就其性質而言,股權的權利主體并非公司,而是股東個人,股權是權利本身,不是權利的客體,因此不屬于公司財產的范圍。三是公司股東的更替、股權的轉移不會造成公司財產的直接減損,非法變更、轉移股權行為所侵害的是特定股東的利益,妨害其股權的行使,并不會對公司財產產生實質影響。作為獨立的民事主體,公司財產主要來源于股東出資和公司經營管理過程中獲得的增益財產。股東出資財產是公司財產的基礎,在股東出資義務履行完畢后,出資財產的所有權便由股東移轉至公司。公司依據其獨立人格,對出資財產具有完全的支配權,股東對上述財產不再享有權利,但因此獲得公司股權。因此,股權是股東因出資獲得的對價,屬于股東個人權利的范疇,而出資資產屬于公司財產,是股東為獲取股權而支付的對價,出資完成之后,兩者具有獨立地位,界限分明。即使公司股東存在出資違約、出資虛假評估等出資瑕疵的情形,公司也可以要求瑕疵出資股東履行補足出資的責任。綜上,股權在性質上不符合單位財物的本質特征,范某的行為不構成職務侵占罪。而股權雖不屬于公司財產,但屬于股東個人的財產性權益,范某的行為可能構成侵占罪,受害人可通過刑事自訴的方式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其次,從規范適用上看,非法占有他人股權行為不以職務侵占罪論處更符合法律規定及其精神。2005年6月24日發布的《公安部經偵局關于對非法占有他人股權是否構成職務侵占罪問題的工作意見》指出:對于公司股東之間或者被委托人利用職務便利,非法占有公司股東股權的行為,如果能夠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則可對其利用職務便利,非法占有公司管理中的股東股權的行為以職務侵占罪論處。實踐中部分法院判決將非法占有他人股權認定構成職務侵占罪的說理部分也借鑒了此觀點。但該意見既不屬于立法解釋,也不屬于司法解釋,法律位階較低,僅對公安系統辦案具有指導意義,難以對最終的定罪量刑予以指導。此后,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作出的《關于公司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采取欺騙等手段非法占有股東股權的行為如何定性處理的批復意見》(2005年12月1日)指出:根據刑法第92條的規定,股份屬于財產。采用各種非法手段侵吞、占有他人依法享有的股份,構成犯罪的,適用刑法有關侵犯他人財產的犯罪規定。職務侵占罪和侵占罪均為刑法分則“侵犯財產罪”一章之下的罪名,將非法占有他人股權的行為以侵占罪處理,與該批復意見的內容并不沖突。反觀侵占罪與職務侵占罪的構成要件,將非法占有他人股權行為以侵占罪論處更符合法律規定。

  (作者系東南大學民事檢察研究基地特約研究員)

上一篇:內蒙古:辦理保護企業合法權益案232件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交换:你兄弟电影/女教师3高清在线观看/妈妈的朋友6/韩国电影妈妈的朋友2线观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