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破產法庭助力民營企業解困重生

 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8-21 15:16:50 點擊數:
導讀: 導讀  2019年8月7日,萬瑞飛鴻(北京)醫療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瑞飛鴻公司)的原職工終于在北京破產法庭領到了拖欠數年的工資。管理人通過現金或轉賬的方式共計向103名職工發放1900余萬元,該案的職工債權全

 導讀

  2019年8月7日,萬瑞飛鴻(北京)醫療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瑞飛鴻公司)的原職工終于在北京破產法庭領到了拖欠數年的工資。管理人通過現金或轉賬的方式共計向103名職工發放1900余萬元,該案的職工債權全部實現現金清償,39名公司原職工從全國各地來到現場,見證職工債權發放過程。此前,在北京破產法庭和破產管理人的大力推動下,萬瑞飛鴻公司已建成近2000平方米的新生產基地,公司重返市場的準備工作正在積極推進中。

  從受理重整申請、批準重整計劃到促成重整計劃執行的階段性成功,北京破產法庭始終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專業化導向,果斷抓住稍縱即逝的拯救時機,創新機制,辨證施治,通過充分發揮破產重整制度對民營企業的及時保護、能動保護、實質保護作用,助力民營企業重新煥發勃勃生機,同時在破產重整中也實現了對民生權益的最大保障。

  轉折:民營企業重組迎來曙光

  萬瑞飛鴻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致力于循環系統介入治療領域醫療器材研發生產的民營企業。作為北京市和中關村園區的“雙料”高新技術企業,公司擁有14項國家專利技術。其中,公司自主研發的核心產品NOYA(“諾言”)藥物洗脫心臟支架,采用先進的生物技術和設計工藝,具有優秀的臨床效果和良好的市場前景,產品銷售網絡發達,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然而,與多數困境民營企業遭遇的發展問題一樣,自2016年3月起,萬瑞飛鴻公司由于內部管理問題以及市場經營方針出現偏差,公司資金鏈斷裂,生產經營陷入危機,資產和銀行賬戶被查封凍結,面臨被債權人強制執行“瓜分”的局面。在企業深陷泥潭、生死攸關之際,債權人向北京破產法庭的前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申請破產重整。

  破產重整制度是破產法拯救功能的集中體現,對于仍然具有拯救價值的企業,如果能夠通過破產重整制度加以挽救,避免破產,對債權人、債務人、股東、職工乃至關聯企業等各方都是多贏的結果,都具有積極意義。無疑,萬瑞飛鴻公司先進的研發技術、完備的生產工藝、嚴格審批的相關資質和發達的銷售網絡等多年積淀下來的有形以及無形資產,使其具有挽救價值。但是,公司也存在數額巨大的資金缺口、內部盤根錯節的利益糾葛、近乎癱瘓的管理體系以及百廢待興的生產工作等各種問題。同時,萬瑞飛鴻公司重整還面臨著醫療器械產品注冊證很快失效的嚴峻形勢,由于NOYA藥物洗脫心臟支架注冊證有效期截止到2021年,在續證之前公司必須完成3000例臨床病例隨訪并提交總結報告,一旦錯過續證有效期,產品將喪失上市資格。

  顯而易見,萬瑞飛鴻公司的重整之路并不平坦,各種矛盾問題交織疊加、錯綜復雜,各方利益紛爭暗流涌動、日趨激烈,但是合議庭認識到復興契機對一個深陷困境企業的重要意義,破產重整可能是萬瑞飛鴻公司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幫助和支持民營企業卸下包袱、重返市場,是破產重整制度的獨特功能作用,也是破產法官的職責所在。在充分尊重市場判斷的基礎上,北京一中院于2018年8月13日裁定受理了債權人對萬瑞飛鴻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這一天,萬瑞飛鴻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區永豐科技園里的3000多平方米的原廠房內雖然仍是寥無聲息,但卻悄然迎來了一線生機。

  重整:撬動企業再生的唯一支點

  既要針對萬瑞飛鴻公司這家運行了十余年的民營企業沉淀下來的頑疾對癥施治,更要力爭實現萬瑞飛鴻公司重整的終極目標——盡快恢復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合議庭成員在深入研究分析的基礎上,形成上述審理思路,并就萬瑞飛鴻公司的“癥結”開出“綜合診療方案”:

  一是確立市場化、法治化重整路徑。避開民營企業內部利益糾葛的“暗雷”,合議庭在受理后的第一時間即確立了公開招募重整投資人的審理思路,成立投資人招募評審委員會,最終以公開競爭的方式確定一家同為醫療領域的公司作為最優投資人。同時,由于醫療器材公司運營中涉及采購營銷、市場維護及渠道拓展等專業工作,合議庭指導管理人吸收具備醫藥企業經管經驗的專業人員進入團隊,補強管理人知識結構和履職能力,形成團隊復合管理結構,對公司的管理理念及管理模式進行系統性再建。

  二是確立快速重整方案。鑒于萬瑞飛鴻公司重整的時限性要求,合議庭在法律規定的框架內,在依法保護各方權益的基礎上,通過制定管理人工作進度表、確定臨時債權額并賦予臨時表決權、集中處理債權確認糾紛等,快速推進重整程序。

  三是確立利益平衡保護機制。重整期間,近200家債權人申報債權,申報債權數額逾5億元,處理不當極易引發群體性事件。對此,合議庭與管理人及時與各方利益主體進行深入溝通協調,并賦予權利主體充分的參與權和表決權,如重整計劃草案因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故設立出資人組進行表決;確立小額債權分段清償機制,草案規定對普通債權中金額在50萬以下(包括50萬)的部分進行全額現金清償,超過50萬元的部分清償比例可達23.6%;聽取職工訴求并制定對職工債權進行全額現金清償的方案等。

  最終,投資人在重整計劃草案中承諾“投入不低于2000萬元幫助萬瑞飛鴻公司恢復生產,投入不低于4500萬元運營資金,并提供總計不低于1.2億元的現金用于償債……”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上,這份重整計劃草案承載了對萬瑞飛鴻公司重生的所有希望。經過表決,債權人會議高票通過上述重整計劃草案,其中擔保債權組、稅款債權組均為全票通過,職工債權組、普通債權組贊成率分別為91.52%、80.57%,出資人組贊成率為91.94%。2018年12月24日,北京一中院裁定批準重整計劃,終止重整程序,此時距離萬瑞飛鴻公司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僅4個多月。職工、債務人、投資人、管理人分別向合議庭送來錦旗,盛贊合議庭“人民公仆”“扶危救亡”。

  溫度:來自柔性司法的關懷

  利民之事絲發必興。努力提供更好的司法保障和服務,增強各方主體,特別是民營企業、弱勢群體的獲得感和認同感,從清算與破產審判庭到北京破產法庭,這支專業的隊伍始終秉持純粹的初心,堅守司法為民的使命。重整計劃批準后,他們并沒有將重整計劃的執行止于紙上,而是扎扎實實落實到民生權益的保護上,成為司法溫度的傳遞者和民生權益的守護者。

  萬瑞飛鴻公司的職工債權具有人數多、金額大、拖欠時間長等特點,企業原有職工逾100名,但自2016年3月起,企業陸續開始拖欠職工工資等,管理人確認萬瑞飛鴻公司欠付103名職工工資、社保等款項共計達19328510.4元,每名職工欠付數額從數千元至百萬元不等,欠款時間普遍達到2至3年,其中51名職工曾經通過勞動仲裁等程序追討欠款,31名職工申請強制執行,但因萬瑞飛鴻公司嚴重虧損,職工維權并無結果。“在萬瑞飛鴻公司破產清算條件下,職工債權的清償率很低,但是破產重整能讓職工債權實現全額清償。可是職工普遍對重整計劃的執行沒有太高期望,今天的結果確實出乎他們的意料。”該案的承辦法官劉彧在發放現場介紹說。

  這次得到清償的職工中有不少困難職工和老職工,他們的維權之路折射出危困企業中職工們的生存處境,也牽動著合議庭成員的心。陸女士和楊女士都是家中唯一的勞動力,擔負著贍養生病老人和撫養未成年子女的重擔,曾經因為失業導致全家生活陷入困難,這次分別領到欠款76萬元、31.5萬元;劉晶、張靜等四位員工,公司停薪時均處于孕期,本來更需要得到保障,卻因公司停止經營失去工作,這次分別領到欠款8萬元、17.6萬元;還有數名從外地趕來的職工,不為數額多少,只為分享職工權益得到保護的喜悅……發放現場,職工們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紛紛表示,沒想到公司破產了,還能補發工資,而且是一次性全額現金補發。職工代表對合議庭從案件審理到重整計劃執行的每個階段,體現出的專業、細致、耐心的工作作風表示衷心感謝,稱贊合議庭“切切實實解決群眾的民生問題,讓群眾切身感受到人民法院對群眾利益的保護和救濟”。

  “企業破產重整的紅利不僅要惠及企業,更要惠及職工等弱勢群體。在破產重整的司法理念構建和程序推進中,民生權益保障尤其是弱勢群體的權益保障始終是合議庭重點關注的問題,破產審判不能簡單地就案辦案,它需要體現司法的溫度、體現司法的關懷。”審判長鄭偉華說。

  “重整危企解困局,保護職工暖民心。”司法的脈脈溫情和厚重的人文關懷,力透職工送來的這面火紅色錦旗,躍然呈現。

  守望:司法服務創新再出發

  “生命所系,止于至善。”萬瑞飛鴻公司原生產基地里懸掛的橫幅上書寫著這八個大字,然而對于一家保有高科技卻深陷泥濘的民營企業來說,要踐行這樣的信念,已是勉為其難。

  以司法服務創新,以創新驅動發展。在萬瑞飛鴻公司破產重整案中,如何最大限度地釋放企業科技價值,盤活企業優質資產,校準企業的發展方向,始終是合議庭關注的焦點。

  萬瑞飛鴻公司的核心資產是心臟支架的生產能力,因此讓企業在保留運營價值的基礎上,實現管理權和股權的順利移交成為重整計劃執行的關鍵。但因重整計劃的執行不僅涉及多個職能部門,在公司股權變更、法定代表人變更等環節面臨諸多障礙,而且涉及執行、破產等多個程序的有效銜接。加之,債權人、債務人、投資人、職工等各方利益主體訴求多元,在具體事務安排上存在較大分歧,導致重整計劃在接管公司核心文件、保留企業核心科研資料以及新建生產基地等計劃實施上一度陷入僵局。為此,鄭偉華多次組織合議庭合議,逐一尋找破解瓶頸僵局的辦法途徑。

  由于各種原因,管理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未能接管公司之前積累的病案資料,沒有這些資料,公司續證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此,承辦法官冒著凜冽的寒風,多次奔波往返萬瑞飛鴻公司原生產基地,協調投資人、債務人以及管理人辦理交接手續。終于,當裝滿生產許可證以及3000個病案等資料的三大卡車緩緩駛出原生產基地后,后續的病案回訪工作和生產證續期工作得以順利啟動。在合議庭和管理人的共同努力下,企業原始廠房順利騰退給產權人,新舊生產基地順暢銜接,新的生產線以最快的速度開工建造。

  目前,按照重整計劃,2000萬元恢復生產資金已經到位,第一筆償債資金5000萬元也已到位。破產管理人已向公司新的運營團隊交接管理權限,并在北京破產法庭的指導下對重整計劃的執行繼續進行監督。萬瑞飛鴻公司位于北京市順義區的新生產基地已經建成,生產線開始試運行,企業已具備復產能力,NOYA心臟支架重回市場并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破產重整的積極效果不僅惠及債務人、債權人、投資人和職工,而且將在更廣范圍內惠及素未謀面的患者,實現法院和企業共同的初衷和希冀。

  “根據北京市委、市政府發布的《關于印發加快科技創新構建高精尖經濟結構系列文件的通知》,當前,高精尖產業已經成為北京經濟增長的‘領頭羊’。根據北京市委、市政府為全市產業發展繪就的‘路線圖’,醫藥健康是北京市重點發展的高精尖產業之一。”北京一中院黨組書記、院長吳在存介紹說:“萬瑞飛鴻公司不僅具備自主創新的知識產權,而且生產經營方向符合北京市的產業政策,重整成功不僅體現了人民法院為依法化解民營企業債務負擔,激發民營企業活力和創造力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而且也能為提升北京地區高技術產業增加值貢獻一份力量。”

  山窮水盡時,柳暗花明處。正如今年1月,吳在存在北京破產法庭成立的新聞發布會上強調:“北京破產法庭成立后,要靈活采取多種重整模式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創造力,切實發揮重整制度對破產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債務負擔化解、產業層次提升和市場空間拓展方面的積極作用,保護企業家創新創業積極性。”北京破產法庭將不斷探索創新,勇于擔當作為,努力詮釋新時代破產審判工作者的初心和使命,為營造首都法治化營商環境貢獻司法智慧和力量!

 

上一篇:《最高法破產法司法解釋三》第八條之解讀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交换:你兄弟电影/女教师3高清在线观看/妈妈的朋友6/韩国电影妈妈的朋友2线观高清